搜索
 

中国老年性痴呆已超600万人 多数错失治疗(3)

 二维码 48

缺乏专业照护和训练


家庭大多采取居家护理方式,康复机构只提供肢体性残障的训练,没有针对大脑认知的训练,在农村几乎是空白

4月中旬的一天,河北的程阿姨陪着82岁的公公来北京看病。

近几年来,公公的脾气越来越差,常常摔东西,大声斥责。不停地提出各种要求,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下楼,一会儿又要看电视。公公常常怀疑家中请来照护的保姆偷东西,或者做饭时偷工减料。就这样,他前前后后气走了四五个保姆。没办法,程阿姨以更年期不适的名义向单位申请提前退休,回家全天照护公公。当问起这3年的照顾感受时,程阿姨沉默了许久没有回答。后来,她看了看一旁的公公,很小声地说了句:“没有自己的时间,得天天陪着他。自家的老人嘛,我们不照顾,谁来照顾?”

与程阿姨经历同样遭遇的人还有很多。国际老年痴呆协会中国委员会以及北京老年痴呆防治协会调研发现,老年性痴呆病程长,诊疗护理花费大,医院床位周转不过来,患者家庭大多采取居家护理方式,不少家属提前退休或者辞职来照料这些患者。许多患者在生活上难以自理,并且常伴随精神行为症状,给家庭照护者造成很大的负担。大多数照护人员有不同程度的情绪障碍,有的人甚至患上了抑郁和焦虑症。

国际老年痴呆协会中国委员会秘书长王虹峥指出,照料者最容易出现的十大心理压力表现为:睡眠规律状态改变;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刺激;比较容易发火;注意力不能集中;短期记忆力下降;常有重复的动作或行动;开始忽视自己的外貌;忽略其他的家人;怀疑自己得了某些疾病;免疫功能下降;患心理障碍的风险性增高。

国际老年痴呆协会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北京市老年痴呆防治协会理事长王军说:“无论是家庭还是养老院照护,都只能停留在日常生活方面的护理。而对于认知功能障碍的护理、认知康复训练以及如何预防应对伴随性的精神行为症状等方面,都缺乏专业性的培训指导。”即便在社会支持系统较完善的北上广地区,大多数康复机构也只提供肢体性残障的训练,没有针对大脑认知的训练。在患病率更高的农村地区,这种针对性康复训练几乎是空白。


老年性痴呆(延伸阅读)


老年性痴呆是一种脑部神经退变性疾病。大致分为3个阶段:
轻度阶段,患者会显示出记忆力减退。
中度阶段,患者虽可以独立地完成任务,但复杂任务需要旁人帮助。他们难以辨认物体、家中成员、较好朋友,夜间活动增加,读写困难,买东西常忘付款等。
重度阶段,生活难以自理,难以与人交流,大小便失控,基本丧失行走、坐、微笑、咀嚼、吞咽等能力,常年卧床不起。






来源:魅丽乡村探索者                                                广州慈济养老产业服务有限公司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