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为救亡而文艺,为抗战而文艺——记“为民族解放殉难的烈士” 郁达夫(217)

 二维码 39

郁达夫(1896~1945),原名郁文,字达夫,浙江富阳人。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诗人。代表作《沉沦》《故都的秋》《春风沉醉的晚上》《过去》《迟桂花》等。郁达夫通五门外语,分别为日语、英语、德语、法语、马来西亚语。1945829,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的一个小市镇失踪。917日遭日本宪兵杀害,终年49岁。

timgfjalkurioewurdsljflkawejrio.jpg



告国人:日军正磨刀霍霍

193612月底。一艘发自台湾髙雄的邮轮,急急向厦门港航行。邮船上坐着从日本访问回国的学者,他就是郁达夫。这位在五四文学大军中极富个性的一代文豪、著名新文学团体“创造社”的发起人之一,此时正担任着福建省政府参议兼公报室主任的职衔。

邮船在海上一路颠簸,郁达夫的心海也一直在波澜起伏。从日本到台湾,从台湾往厦门,他都显得忧心忡忡。他对此行的感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但无孔不入的日台浪人和身旁左右潜伏的黑手,使得他只能郁闷胸中。

郁达夫下榻于厦门中山路天仙旅社,行装甫卸,消息灵通的《星光日报》记者赵家欣便前来叩访。问及此番访日观感,郁达夫终于可以一吐胸中块垒了:“日本给我的印象像一幅刺目的、色彩极浓的图画,表现的是病狂和不调和。自从患了那不可救药的侵略症以后,简直是疯了。他们备战很急,日常的一切设施尽都军事化起来。”在日本明湾头,得知下头就是马关,郁达夫油然想到了《马关条约》割让台澎的恨事,挥笔写下:“却望云仙似蒋山,澄波如梦有明湾。逢人怕问前程驿,一水东航是马关。”

19362月初,郁达夫接受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的邀请来闽工作后,公私宴游酬酢频繁,却仍以国难为念。31,他在参加福州文化界、新闻界的宴请时,即席作就五言绝句《赠福州报界同人》:“大醉三千日,微吟又十年。只愁亡国后,营墓更无田。”为福州出版的《谈风》第二期写《赠福州报界》一诗:“一将功成万马喑,是谁纵敌将南侵?诸君珍重春秋笔,记取遗民井底心。”激励大家在大敌当前,务须保持高尚的民族气节。5,郁达夫游览于山戚公祠,挥笔题壁:“举世尽闻不抵抗,输他少保姓名扬。四百年来陵谷变,而今麦饼尚称光。”在为上海《论语》半月刊所作《战争与和平》一文中,他历数日本帝国主义自1915年出台“二十一条”后,“总没有一年不再施行其侵略虐杀的政策”,提出主和是没有出路的,只有战斗才能制止敌人的侵略。这些洋溢着爱国主义精神的诗文,增添了国人的抗战气氛。

郁达夫在厦门时,正处于1936年和1937年的岁尾年头。日本、台湾之行的所见所闻更增添了他的忧国之情,坚定了他抗日救国的决心。熟知军事地理和政治历史的郁达夫,凭着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和正义的洞察力,在厦门写就《可忧虑的一九三七年》文,扼要地分析了形势,相告国人日军正在磨刀霍霍,中国已濒临危险关头,并为此大声疾呼:

“民族的中兴,国家的再造,就要看我们这一年内的努力如何!

“亲爱的众同胞,现在绝不是酣歌宴舞的时候!

在此前此后的许多文章中,郁达夫还如是抒发爱国衷肠:“祖国啊祖国…你快富起来,强起来吧!“在日本,我早就觉悟到了今后中国的命运,与四万万五千万同胞不得不受的炼狱的历程。

这是一个爱国作家,也是身为国民政府一省参议对国事的“参议”。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证明了郁达夫预见的准确性。

吹响抗战号角,创办“文救会”

郁达夫从日本回来后,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一心要把福建省政府公报室曾改称编译室)工作搞好,以适应抗日形势的需要。他在福州参

加各种座谈会和演讲,并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热情地为团结抗日而呼唤。这些,对福建文化界后来开展大规模的抗日救亡活动,在舆论上起了“号吹在前”的作用。

“卢沟桥事变”特别是金门沦陷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福建各地的抗日救亡运动蓬勃高涨。

革命文化,是推动抗日救亡运动的舆论工具和强劲号角,是中国共产党的一条重要战线。郁达夫利用担任福建省政府参议的身份,在这条战线上展现了自己的决心和斗志,发挥着特殊的作用。

19371017,在中共福建地方组织的影响下,郁达夫领导组织了福州文化界救亡协会成立大会,并提前纪念鲁迅逝世一周年。在与会者热烈的掌声中,郁达夫报告了开会的双重意义,声情并茂地呼吁:“我们纪念鲁迅先生的最好办法,莫过于赓续先生的遗志,拼命地去和帝国主义侵略者及黑暗势力斗争!”会上,郁达夫以最多票当选为“文救会”理事长。进步作家董秋芳,“左翼”作家杨骚,以及地下党员卢茅居陈兴英等人均有担职。此时,共产党组织在福州虽然不能公开活动,但“文救会”领导核心进步力量较强,地下党员可以通过统一战线来做工作,发挥作用。

1115,“文救会”创办《救亡文艺》,由郁达夫、杨骚任主编。发刊词开宗明义:“目前的文艺,应该是为救亡而文艺,为抗战而文艺,为国防而文艺。”

全面抗战打响后,全国人民抗日救亡情绪日益高涨,郁达夫和“文救会”战友们白天上班,晚上常开会到深夜。没有活动经费,就大家捐款。郁达夫还经常主持宣传演讲会,三次前往福州电台作播音演讲。其中一次,他用日语播出《告日本国民》,呼吁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一起制止日本军阀的侵略暴行。







抗战英烈连载  主编:袁永生 沈鹤翔                        由 广州轩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