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断头不做降将军”——记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209)

 二维码 43

阚维雍(1900~1944),祖籍安徽合肥,生于广西柳州,1939年底,日军入侵桂南时,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三十一军参谋长,率部与日军作战。1942年任第一三一师少将师长,担任桂西南防务。1944年秋,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同年9,阚维雍率部抵桂林,与友军执行坚守桂林的任务。118,日军使用毒气攻打七星岩,致第三九一团800余名官兵全部牺牲。9日晚,阚维雍深恨未能完成坚守桂林任务,在师指挥所自戕殉职。时年44岁。后国民政府追授其为陆军中将。


u=3134018450,3191431894&fm=26&gp=0.jpg


千万头颅共一心,

岂肯苟全惜此身。

人死留名豹留皮,

断头不做降将军。

这是一首绝笔诗。诗作者是坚守桂林,与日军血战到底,最后自戕殉国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少将师长——阚维雍。

多才多艺的“儒将”

阚维雍自幼聪颖勤奋,性情忠厚,深得以“书礼传家,忠义继世”自励的父亲阚宗骃的喜爱。他未满4,母亲钟氏便不幸病故。父亲无奈,将他与尚待哺乳的妹妹托付二叔母冯氏抚养。阚维雍7岁时,被父亲送入私塾开蒙。次年,他进入马平县两等小学就读。1913,他于两等小学毕业,除学完了小学的全部课程外,还通读了家中所有藏书,尤其仰慕岳飞、文天祥等民族英雄,中华民族的伟大气节,从小就在他心中扎下了根。

1914,阚维雍考入南宁模范学堂。1917年后又考入广州医科学校,希望做一个解人病痛的医生。1919年“五四运动”前夕,两广战事迭起。19448,阚维雍奉命率部从驻地钦州、防城徒步开赴桂林。途经柳州,他顺路回家看望,这时他的双脚已经红肿,并开始溃烂,亲属劝其休息一两日再走,但他求战心切,仅停留不到一小时便继续北上。

19449月中旬,阚维雍率第一三一师抵达桂林,城防司令韦云淞下令第一三一师担负东、北两面,第一七O师担负西、南两面的防务。而据敌情判断,敌人正面兵力多达7个师团约10万人,且以桂林为主攻目标以两个师不到两万人的兵力,抗击装备精良的10万之敌,无异于以卵击石,而要完成“死守3个月”的任务,更是天方夜谭。当时,不少将领认为以如此微弱的兵力去抵抗装备精良的日寇重兵集团,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有的已私下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对于如此部署,阚维雍并非视而不见。然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曾对一些好友说道:“作为一名军人,只有服从命令,与桂林共存亡。既然如此,阚维雍当然不会被敌人的凶焰所吓倒,他日以继夜地督导部属疏散居民,抢修工事,并深入各部队,勉励士兵奋勇杀敌,誓死保卫桂林。

104,他在给五叔宗骅的信中说:“独不怕敌人来攻,正恐其不来攻。”因为“桂林天险,加以工事完成,真所谓金城汤池……官兵战斗意志旺盛,此战确有把握”。同日,他在给妻罗咏袋的信中说:“此次保卫桂林,大会战不日即可开幕,此战关系重大,我得率部参加,正感幸运!不成功便成仁,总要与日寇大厮杀一场也。”他勉励妻子:“家无积余,用度极力节省,如何寒苦,亦当忍受,抗战胜利在望,生活总有解决办法也。”其忠诚报国之壮志和廉洁奉公之衷情,溢于言表。

10月下旬,日寇对桂林形成合围,在外围“机动作战”的第一七五师和第一八八师当即“机动”撤退,防守桂林城的部队成为孤军。日寇经一周准备,1031日上午开始发动进攻,攻击的重点是东、北两面,由阚维雍指挥的第一三一师防守的阵地自然遭到沉重打击。次日,日寇出动大批飞机、重炮和坦克与大量步兵,猛烈攻击北门至甲山及滴江东岸第一师三九一、三九二、三九三团之前沿阵地。阚维雍不畏枪林弹雨,亲临前线,指挥第三九二团顽强抗击,屡挫敌锋。但在敌优势兵力的猛攻下,部队伤亡惨重,团长吴展阵亡,阵地逐步被敌蚕食。东面之敌攻占屏风山后,即对普陀山、七星岩、月牙山阵地实施围攻。阚雄雍指挥第三九一团官兵节节抵抗,重创敌军。惨无人道的日寇竟向该团团部所在地七星岩内施放毒气并喷射火焰,第三九一团800多名官兵壮烈殉国,余部拼死突围。




抗战英烈连载  主编:袁永生 沈鹤翔                        由 广州轩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