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黄永淮——被俘夺枪  杀敌成仁(206)

 二维码 41

浴血许昌身成仁

1944,太平洋战场形势骤变,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盟军倾斜。为挽回败局,日军大本营制定了“一号作战”命令,派遣军集结51万的庞大兵力,在中国战场由北向南疯狂进攻,企图占领河南,湖南,湖北等地,使盟军失去远程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同时迫使重庆国民政府投降,以便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支援太平洋战场。

4,日军集结16万兵力,发动“一号作战”命令第一步,以打通平汉铁路南段,消灭国军在河南境内的主力部队汤恩伯集团为目的的“豫中会战”,又称“河南会战”。

在日军相继攻占郑州,新郑等地后,调集其陆军第二十七师团,第三十七师团,第六十二师团,战车第三师团,骑兵第四旅团合计8万大军从多个方向向许昌合围,此时许昌的守军是吕公良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二十九师,兵力仅仅3000多人,面对来势汹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吕公良沉着镇定地指挥部下积极备战,欲与来犯之敌决一死战。

430日晨6,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三十七师团师团长长野佑一郎中将综合各方面情报,判断中国军队要固守许昌城,便下达了进攻许昌的命令。守军新编第二十九师官兵奋起抵抗,许昌保卫战打响

在战斗中,黄永准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始终在一线指挥督战。下午4时日军集中火力进攻南门,吕公良师长、黄永淮副师长亲自在城门上指挥,日军在多次冲锋未果的情况下,调来12架飞机及战车、山炮部队对城区与城外守军阵地狂轰滥炸。随后,日军向许昌北门外的前哨阵地发起进攻我守军在欧阳步连长的指挥下,沉着迎战,给予日军迎头痛击,日军在弃尸数十具,始终没能突破守军防线。中午,守军完成阻击任务,奉命向城内回撤。

下午4,许昌外围阵地几乎全部失守,下午5,日军调来飞机对许昌南门、西门进行超低空俯冲轰炸,各类火炮也集中火力向南门和西门各个要塞进行猛轰。吕公良师长亲自坐镇南门指挥战斗,5时半,日军敢死队游过护城河,占领城墙外数个要塞。随后,日军装甲车驶过护城河冲进城内。守卫西门的第八十七团二营与入城之敌展开白刃战,但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

傍晚7,日军坦克轰开了南城门,随即冲入城内对周围目标猛烈炮击,一个步兵中队跟随坦克入城,与守军逐街逐巷展开激烈的肉搏战。黄

副师长的侄子黄正道是新编第二十九师最年轻的连长(时年22),在战斗中负伤,他正从南门撤退到太平街,却碰上了正在督战的黄永准。黄副师长当即拔出手枪命令道:“坚决顶住,后退者枪毙!”。他还对侄子说:“正道,你应该在战场上拼杀,绝不可做有辱祖先的逃兵。”黄正道眼看着威严的叔父说了声:“叔叔,再见我走了。大喊一声:“有种的兄弟跟我来!”率领士兵再次返回南城门,同日军展开了拼杀。黄正道一连击毙数名日军,自己也壮烈地倒在了血泊中。

经过一天的战斗,新编第二十九师官兵伤亡惨重。援军无望,许昌失守已成定局。在报请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批准同意后,吕公良命令部队于夜24时分两路突围。突围前,吕师长决定将师旗焚烧。黄永准沉痛地说:“为国尽忠,不成功便成仁。若突围成功,要继续同日军战斗下去,为中华民族雪耻;若不幸牺牲,弟兄们光荣,新编第二十九师也光荣;若万一被俘,要保持名节,做一个宁死不屈的中国军人。

吕公良、黄永淮遂率余部从东门突围。当部队突围到城东大坑李,十里庙以东许()()大道以北时,陷入了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的封锁线,双方当即展开激烈的战斗,喊杀声、枪炮声如山崩地裂,震撼着周围的乡村。第八十五团团长杨尚武、第八十七团团长李培芹相继牺牲。

51日清晨,突围部队越过小洪河,向小王庄,采邓庄方向突围。行至烟墩郭时,黄永淮副师长不幸被俘。敌人将黄永淮押到于庄。他看到日军正在用惨无人道的办法杀害中国军队战俘后,十分恼怒,乘日军不备时,猛地夺过一支枪击毙一个鬼子,自己也为国捐躯。黄永淮牺牲以后,被当地村民葬在于庄袁家祖坟旁边。

19441020,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授副师长黄永淮为陆军少将军衔。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黄永准家属将忠骨运回家乡重新安葬。安岳县政府发出讣告,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1986,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黄永准为革命烈士。




抗战英烈连载  主编:袁永生 沈鹤翔                        由 广州轩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