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他是热播剧《勇敢的心》的原型——记为民族殉难的抗日英雄孙勇勤(16)

 二维码 241

拒日伪劝降 血战日军第七师团

19345月上旬,民众军已发展到了5000多人。孙永勤把各路人集中到了五指山双塘子一带休整。中共遵化县委派军事干部徐英、张志与孙永勤先见了面,随后中共京东特委委员王平路也上了五指山。他们孙永勤讲明了共产党的抗日政策和策略,建议他把“均富济贫,唤起民众”的口号,发展为团结一切抗日力量抗日救国。孙永勤接受了这些主张,把他领导的民众军改称为“抗日救国军”,同时对部队进行了第三次整编。整编后的抗日救国军出现了新气象,实行了新的作战策略。

6月初,第一总队转向舍身台方向活动,与追来的300多名伪军相遇,孙永勤命令部队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结果300多名伪军杀死日本军官,反正抗日。622日,抗日救国军2000多人围攻宽城,激战三昼夜后,考虑敌人援兵将至,遂撤出战斗。赵邦海中队转移途中,在九虎岭与大批日军遭遇,伤亡近百人。关元有率第三总队赶来增援,歼灭日军一部我残敌只得向平泉逃去。

抗日救国军转战长城内外,给日伪军以重创,点燃了长城内外的抗日烽火。8月,伪热河省公署派出两个“特使”到救国军驻地“劝降”,并将伪热河省公署任命孙永勤为热河省讨伐大队队长和任命赵四川关元有张福义等为警察讨伐队队长的委任状当面呈送给孙水勤。

孙水勤勃然大怒,随即将委任状撕毁,厉声痛斥汉奸:“你们不要脸以为别人也不知耻吗?我是堂堂的中国人,岂能做日本人的狗下之狗!”两个汉奸吓得屁滚尿流,溜走了。

19353月底,抗日救国军何广永部在兴隆县大厂村小石门(江湖峪东)抓住两个日本人、一个中国人。两个日本人,一个叫栩藤,是伪满洲国西南国境税关总长,是到罗文峪税关视察的;另一个叫佐佐木,是罗文给税关署长;中国人是翻译,叫郑宏彬,东北人。经交涉,最后栩藤答应给1000支三八式步枪和20万发子弹。

孙永勤对他的承诺虽半信半疑,但救国军处境非常困难,急需增加枪支弹药,对此也抱有一线希望,便以栩藤为人质,逼日本人就范。4月初孙永勤主力800多人东渡滦河,登上承德县的老梁隐蔽。翻译郑宏彬因伪装同情抗日,放他回去促办栩藤许诺的枪弹。结果,因其告密,日军第七师团长杉原从承德、兴隆、青龙集结3000多日伪军包围了老梁,郑宏彬又带着500多日军和600多伪军也围攻老梁。

拂晓,日军沿着两条路盘山而上,3架日本飞机在空中助战,地面的日军用机枪、毒气弹发起疯狂攻击。经过一天激战,抗日救国军牺牲90多人。天黑后,孙永勤带领多名攀山能手,隐蔽地从东南攀上崖顶突然猛烈开火,将崖上30多名日军全部击毙,然后砍一株长长的大柳树在两峰对峙的峡谷间搭上一座独木“天桥”,700多名抗日救国军战士通过天桥偷渡下山。

经过一天急行军,撤到王厂沟。部队刚要吃饭,日军又摸过来,救国战士只好饿着肚子连夜撤退到梅树洼,绕路奔平顶山、河口。老乡们说那里驻着几百名日军,救国军从日军驻地旁绕过去,赶到关家沟时快天亮了。刚端饭碗准备吃饭,日军又从王宝石方向追上来。孙永勤愤怒地说打!不能再走了!”救国军在东梁上打退了日军。

孙永勤率部队到饮马坑,把住河口南山,激战中毙敌几十人,可他腿肚子被子弹打了个洞,部队由关元有指挥,且战且退。战士们抬着孙永勤天黑以后撤退到张杖子、马架沟,连夜突破日伪军的包围圈,隐蔽到森林茂密的蘑菇峪境内天明村南大台,这才彻底甩掉日伪军的围追堵截。部队休整一天后,隐蔽地穿插到洒河畔的青杏沟,与李连贵的第四大队会合。

对孙永勤这支发展壮大起来的抗日武装,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曾这样记述:“该方面山岳重叠,部队行动极为困难,故讨伐殊难进展。缘此方面有自称救国义勇军之孙永勤旅,受国外援助,时出入于长城内外,前次虽有驻屯杉原本部队之讨伐,而该匪巧避锋锐,势力得渐次增大。”


mp59366540_1455758954385_5.jpg

孙永勤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抗战英烈连载  主编:袁永生 沈鹤翔                     由 广州轩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提供